陳S ir揚言(第149 4期)
  假如婚姻登記處之入駐公園只是以玫瑰為旗幟的先頭部隊,那就真的很糟糕。
  城中媒體報道,越秀區和天河區的婚姻登記處都將分別搬至東風公園和天河公園內辦公。在風景優美的公園登記結婚,很多人都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我不得不聯想到,離婚也會因此變得很浪漫。哈哈,這是不是包頂頸的口氣?世事就是這樣,有一面一定有另一面。
  很多人盛贊婚姻登記處搬進公園,體現了城市浪漫一面的時候,也有很多人質疑,公園雖然姓公,人人有份,哪怕是政府機構也不能占為己有。《廣州市公園管理條例》就有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占公園用地,不得擅自改變公園用地性質。
  如果可以暫時無視政府機構搬進公園辦公的合法性,我倒也覺得,把婚姻登記處搬進公園是一個富有浪漫色彩的創舉。廣州城市越建越大,人與人之間的隔膜越來越厚,好好的一個家園逐漸蛻變為各路人馬搵食的戰場。政府的管理也變得越來越剛性。一個剛性太強的城市不是一個詩意的城市。婚姻登記嘛,基本上人人有份,在一個有樹有花有小橋流水的地方領證,還可就地拍下一張明信片般的結婚照,真的挺好。這個創意美好得我甚至不忍心提出任何的質疑。雖然離婚也在這裡辦理,但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地方say goodbye總好過在一個灰色辦公樓里走完婚姻的最後幾步路吧。
  然而,這並不是句號。廣州無論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句號。怕就怕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無窮。婚姻登記處以浪漫之名入駐公園,其他的什麼機構當然也可以以其他名義入駐公園。倘若如此,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就會演變為一個非常糟糕的先例。這種可能性始終是存在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公園無論大小,在石屎森林中都是黃金寶地,所謂都市中的綠洲。我們也知道,其實很多政府機構的用地用房是非常緊張的,公園雖然沒有圍牆,但是門縫一開,下一個擠進來的會是誰?小小的公園園長當然頂不順各路神仙。所以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假如一刀切,任何政府機構都不許入駐公園辦公,則徹底斷了市民這個隱憂。
  早些年,相關法律法規還不完善,到處都搞創收,公園也大搞以園養園,導致大量茶樓酒館咖啡廳婚紗影樓“合法”入侵公園做生意。現在這個風氣開始扭轉了,合同期結束各種入侵公園的經濟生物開始撤離,遺憾的是,公園又讓政府機構惦記上了。這不是一件好事。假如婚姻登記處之入駐公園只是以玫瑰為旗幟的先頭部隊,那就真的很糟糕。但願這隻是過慮。
  如果可以允許中庸一些,我覺得,能不能別把越秀天河作為先例,而只作為特例看待———為了讓廣州這個城市多一份浪漫的特例?就到此為止了,以後誰也不准進公園辦公。有先例的事必定陸續有來,而當作特例下不為例,尚可接受。不過我相信過不了很長時間,廣州各區的婚姻登記處必定要陸續搬進公園。不信你看。這就是攀比的力量。□陳揚  (原標題:進公園辦公到此為止吧)
創作者介紹

UNIVERSE

ne51necf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