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感謝上海自貿區的建立。”12月9日早晨5點50分,上海自貿區管委會門口,經營著遼寧一家礦業公司的張華開始排隊給新公司核名,“自貿區的稅點低、過關時間短,以前公司進口礦石過關要10個多月,在自貿區開公司,過關能省兩個月”。
  “我們不再需要東拼西湊3萬元開公司了。”今年剛從北京某大學畢業的陳欣夢說,得益於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理論上1元也可辦公司,只要有想法、有創意,就能幹出一番事業”。
  張華、陳欣夢的經歷,只是過去一年中國人追逐夢想的縮影。而助力這些夢想實現的關鍵詞,無疑是改革。十八大一年來,中國改革步伐穩健,成果豐碩。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引領改革開放的航船繼續破浪前行。
  彰顯改革勇氣:釐清政府市場關係
  李平,在鋼鐵業摸爬滾打了10多年。事業最輝煌時,他的公司旗下有6個鐵礦石生產基地、若干個鐵礦石選場以及一家鋼鐵廠、一家冶煉廠。今年上半年,鋼鐵業產能過剩加劇、虧損成為常態,李平公司旗下設備陳舊的鋼鐵廠“關門大吉”。
  創新能力不強、企業間無序競爭,是包括鋼鐵在內的中國眾多行業的現實情況——在規模和速度優勢的另一面,中國經濟的結構失衡和核心競爭力缺失,正倒逼著發展的轉型。
  “造成產能過剩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市場機制沒有充分發揮作用,資源價格沒有反映出它的稀缺程度。”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李毅中直言,一些地方招商引資的政策過於優惠了,土地便宜甚至白送,“說到底還是有單純追逐GDP的導向”。
  怎樣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政府與市場各自應扮演什麼角色?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要還給市場。”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指出,這就需要打破利益固化的樊籬,需要政府進行利益的割捨。今年以來,國務院數次取消下放行政審批等事項,簡政放權成為深化改革的關鍵詞。
  改革的推進需要決策的科學,也需要評價的科學。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完善發展成果考核評價體系,糾正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定政績的偏向”。中組部日前印發通知,改進地方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要把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社會和諧進步、生態文明建設、黨的建設等作為考核評價的重要內容。這些都表明,對GDP的片面追求將從到根本上得到改變。
  釋放改革紅利:回應百姓公平訴求
  “有了居住證咱也能繳社保,孩子在城裡上學不用交借讀費了!”得知暫住證要改居住證的消息,家住江蘇南京的農民工張紹軍有些興奮。初中畢業後,他就從蘇北泗陽老家來到南京,一晃已過去20多年。張紹軍的兒子今年15歲,在南京一所中學念初三。“我們持暫住證的農民工享受不到本地人的待遇,小孩小學借讀交了3000元,初中借讀3年交了5000元。”他盼著有一天,能和城市人享有相同的社會保障。
  隨著改革新舉措的推出,張紹軍的期盼將變成現實。今年,南京明確將推開居住證制度,2014年上半年,江蘇省外來流動人口居住證的發放將基本到位。按照新規定,居住證持有人享有的權利包括:依法參加社會保險,享受相關待遇;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由居住地縣級教育部門按照有關規定安排就讀。流動人口如果符合居住地現行戶口準入條件的,可以直接落戶。
  今年上半年,14個省區市探索建立了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戶籍制度改革的重點就在於剝離其附著的權益差距,縮小城鄉差別,實現公共資源分配和公共服務、福利待遇的均等化。”中國社會學會名譽會長鄭杭生說。
  從“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到“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從“完善城鄉均等的公共就業創業服務體系”到“從根本上解決一考定終身的弊端”,三中全會一系列新的改革舉措必將釋放更多改革紅利。
  創新改革思路:向新型城鎮化邁進
  “我們的試點方案修改不下100稿。”石獅市委政法委書記、全域城市化改革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李伯群說。今年,福建省石獅市啟動新型城鎮化試點,成為國內首個縣級全域城市化試點。
  石獅面臨的主要難題是產業、人口、土地高度非農業化後的再發展。為此,該市提出,“到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達100萬人,吸納外來人口65萬人”。吸納65萬人,意味著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巨額投入。錢從哪裡來?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曾分析,以重慶為例,平均每個人的城鎮化成本在10萬元左右。
  “我們需要進一步創新思路。”李伯群說,“大幅提升第三產業比重,一二三產業比重由目前的3.6∶59∶37.4調整為2∶48∶50,升級傳統紡織服裝產業,帶動財政收入較快增長。”
  改革,是不斷解放思想的過程。1978年到2012年,中國城鎮化率從18%提高到52.7%。然而,真正實現“新型城鎮化”和“人的城鎮化”,還需要進一步創新改革思路。
  三中全會提出,要“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模”。“這是科學推進新型城鎮化的題中之意。”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研究員金三林指出,北京市的人口密度由1999年的每平方公里766人增加到2011年的1230人,已超出了土地資源人口承載力。
  對於三中全會提出的“允許地方政府通過發債等多種方式拓寬城市建設融資渠道”,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認為,市政債券的發行是城鎮化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問題,也是宏觀經濟政策特別是財政體制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
  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本報記者 馮 蕾 李 慧)
     (原標題:改革只有進行時)
創作者介紹

UNIVERSE

ne51necf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